“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不会过去”,是今年上海高考作文的题目,我觉得这真是一个好题目,尤其是对于我们中土的历史来说,绝对贴切。

时间静静地流淌,在我们这个文明古国,一个一个王朝兴起衰落却绝不决裂历史,一批一批征服者带来了新的血液然后融入到古老的传统中去。神秘的汉字,从甲骨上的刀痕,变成宣纸上的墨迹,宛如计时的沙漏变成了滴答滴答的钟表,却都述说着一个,仿佛是不老的传说:“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不会过去”。

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啊,忘了看过的哪一本历史书了,书中有这么一个观点,说,我们中土大地有一个“大约四百年轮回”的魔圈: “ 休养生息; XX之治; XX盛世; XX之乱; 灭亡,然后再一次修养生息”,像是一台巨大的钟表,我们在这个大循环的某个片段中,咀嚼着生活的甘苦。

曾有一段时间,觉得这个看法蛮有一些道理的,但是好像又不太对。原因是:难道不觉得这个理论剥夺了读者想象的空间了吗?那么好,让我们来寻找这个“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不会过去”魔圈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,射出我们想象力的箭!

我们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,而且是唯一一个延绵不断发展之今的。这个足以自豪的事实是我们读历史课本,最先知道也是最基本的知识吧。而轮回魔圈和它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便隐藏在这几乎是坚如磐石的常识的常识之中!

不错,我们是几大古文明中心之一,但千万别忘了,我们是最年轻的古文明中心!所以呢,我们确实是“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”,但也不能老是这么自居,还要记住的是:我们是最年轻的古文明中心

人类从非洲走出,在中东完成了一次飞跃:从新石器时代过渡到了文明阶段,这个最早的文明中心是中东的苏美尔,也就是“美索不达米亚”,时间大约在公元前3500年。而我们完成这一个过程是在“商朝”,大约是公元前1500年。

再看一下,古老文明中心的地图,“美索不达米亚”,“埃及”,“克里特”,“印度河”,地理距离都靠得比较近,而我们就远远地偏在一方。其他几个古文明之间的沟通,肯定比和我们的沟通多了多。

我相信“美索不达米亚”,“埃及”,“克里特”,相互之间长久的复杂的彼此沟通,最终出现了“希腊-罗马”文明。彼此沟通的重要性,在我们中土也可以得到证明,东周列国,两汉,唐宋,元明清,都是在复杂的彼此沟通过程中,出现的伟大时期,最终在大清,实现了东亚大陆农业地区文明和草原地区文明的整合。

而在地中海,罗马也曾完成过一次文明的整合:公元前146年,罗马,彻底战胜了迦太基,整合了地中海地区的文明。

这里,挑出一点最有趣的:公元前146年。

再算一算:“美索不达米亚”是公元前3500年,我们的“商朝”是公元前1500年,差2000年左右。如果把我们文明的时间坐标原点也移动到公元前3500年,那么,现在的中土,就是公元前后的罗马了。

所以呢,不知进取地想到:还不错嘛,这个2000年的差距,至少是没有扩大嘛,要知道,我们可缺少其他古文明那样的丰富沟通,这可是一个非常不利的条件呢。

先哲梁启超,面对“三千年未有之巨变”,高声疾呼:我们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,要建设少年中国。可惜没有说明我们是最年轻,而且成长环境比较闭塞的古文明中心,结果,好多人都带上了一顶名不副实的“高帽”,心急火燎,缺了最要紧的谦虚和宁静。

对了,如果从夏朝算起,我们是上下5000年,可是同样的计算方法,其他古文明的历史就要有近万年了,这还不算大西洲“亚特兰蒂斯”呢,据说也离“美索不达米亚”,“埃及”,“克里特”不远。这么来说,中土还是最年轻,最偏僻。

因此,我们的爱是年轻人的爱,充满了激情,因为来自偏僻所以有时偏激,那么,就越过2000多年的时光,来唱一首《爱在西元前》吧,祈祷我们的爱,循序渐进,成长为理性和煦的爱。

扩展和联想:

访客的留言(11)

  1. 我也爱中国的历史

  2. 历史让人有种归属感。有空多了解点历史知识,还是不错的享受。

  3. 不锈钢截止阀,在我的博客里面也有你的影子

  4. 三千年未有之巨变

  5. 顺便说下,博主内容不错,希望博主能提交博客到北人博客导航站,地址:www.beiren8.com/daohang

  6. 静音轩 :

    能把历史知识信手拈来,不用查文献,而且用得恰到好处,不容易!此文如参加今年高考可得高分。

  7. 对那些古老的东西总是特别感兴趣

  8. 喜欢去了解历史.

标语 留言。 (这次先放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