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晚清历史,“三千年未有之巨变”,可谓当时最真切的描述。我总是怀疑,哪一天当外星人登陆地球的时候,我们惊讶的感受也不过如此,说不定拜如今很多科幻电影的福,我们对外星人的心理准备都胜于晚晴时期对洋人的心理准备。

可是,你知道吗,当人类在西元前3500年左右跨入了“文明”时代后,大约过了3500多年,同样有一场“三千年未有之巨变”在“中东和地中海”发生了,这场巨变是如此的“巨大和伟大”,以至于就像“太阳,空气和水”一样,博大胸怀,爱之无声。

在西元前后,就是中东和西方进入“文明时代”约3500多年之后,也就是中土也进入了“文明时代”1500多年之后,这一场巨变发生了。巨变的内容说起来,就像爱因斯坦的公式那样非常的简明:有一批人真正认真地开始过“一夫一妻制”的生活了!

在西元前,有一段时间,罗马人也有过尊崇“一夫一妻制”的时候,称之为“神圣婚姻”,但是没有像这一批人那么认真,而且深信不疑地推动。

这看似平凡的“一夫一妻制”为什么是人类文明历史上,最伟大的变革呢?因为这是人类真正脱离“动物丛林法则”的艰难开始。

自最后一次冰川期结束,人类凭着智力上的优势,终于成了万兽之王。但也仅仅如此,人类的精神和其他群居动物毫无区别,比起狼群、象群等一些群居动物,在群体精神上可能还不如。人类依然是遵循“丛林法则”,无法继续进化的一种动物而已。直到出现了“一夫一妻制”,上升到新台阶的转机才乍现。

从两性的角度来说,“一夫一妻制”从形式开始,是两性平等的反映。在“一夫一妻制”的框架中,或者爱意流动,或者平静交流,或者吵架对骂,这些日常琐碎事情,终于有了基本平等的意见交流。

从育儿的角度来说,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之间,共同相处学习的时间多,彼此的合作和争吵,都可以在同一个父母亲情的环境下展开,比较温情有底线、再争吵激烈也多都有共同的认识和信仰。

而作为对比面的同父异母的育儿环境,就恶劣多了,连各自的母亲都要彼此花心思维护自己和孩子的地位,各兄弟姐妹之间相处就更加微妙和不易了,如果争斗起来,可能更加不留情面,越过底线吧。

常觉得,现代文明社会的开端,其实就是“一夫一妻制”,和其他婚姻制度相比,“一夫一妻制”能够创造出真正平等,诱发出浓浓亲情的家庭;在这样的家庭中,夫妻两性,兄弟姐妹,母子,父子,可以达到其他婚姻制度非常难以实现的和睦,自由,平等和家庭民主。
这种可贵的品质,经过一千多年的发酵,终于构成了“理性的爱”的现代的文明社会。

再聊一下和“一夫一妻制”相关的宗教话题吧,“一夫一妻制”好像源于基督耶稣。比较起基督教和中土的大乘佛教,两者的教义好像区别不大,但对于婚姻制度有着不小的差异。大乘佛教,要么出家不许结婚,要么就是俗世社会。而基督教就不这么有“清高”之感了,通过“一夫一妻制”,在俗世社会中,慢慢自我救赎。

好了,让我们回到中土吧,通过时间平移,晚清开始这100多年,正好是中东和地中海的公元前后,晚晴的名句:“三千年未有之巨变”,其实在中土也悄悄然,爱之无声的发生了:我们也“一夫一妻制”了,另外我们的女子也不再裹小脚了,我们的男子发型也不再统一了。

中土在心理上,生理上的这些“巨变”,是否也一样会慢慢发酵?

但愿我们是幸运的一代,能够自我救赎,能够看见新的文明:“理性的爱”在中土发芽,成长。

爱在西元后,爱情真的开始了。

扩展和联想:

访客的留言(12)

  1. 一夫一妻制度,有道理。而且独生子女制度,也让很多家庭的斗争不复存在。

    • 独生子女究竟为婚姻,家庭带来了什么?我看不清楚。独生子女确实少了很多家庭内部的斗争。但同父同母子女之间的斗争完全没有了,可能也不好。同父同母子女的斗争,可能是培养长大后在社会中进行良性斗争的来源。

  2. 好文采,支持
    顺便,还请大家关注我的原创DV《让爱飞》(Lost love)是中国第一部描写程序员的银幕电影。
    观看地址是:http://blog.sve.com.cn/post-368.html

  3. 呵呵。不知道,我是独身子女。

  4. 我也都是独苗呀

  5. 独生子女的好

  6. 独生子女很孤独的!压力更是很大!

    • 是啊,将来赡养老人,培养孩子,都要付出较多的精力。您是在铁道部工作的网友吧,估计最近压力更大了一些。

欢迎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