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文有可能被估价为“五毛”!
不过,我还是要说:我真的认为,现在比过去是进步了!

我看重以下四点,所以坚信现在比过去是进步了:
(1)从100多年前开始,女子可以不再裹小脚了!这终于让我们可爱的女子不再后天都逼迫残疾,终于恢复正常人形了!这个进步多么大。
(2)从100多年前开始,男子也可以不再留猪尾巴辫子了!这根奇怪的辫子,让我们可爱的男子有了多少心理问题。剪断了辫子,恢复了正常心理。
(3)从60多年前开始,一夫一妻制度,终于得到了实现!我以为这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石中的基石。没有一夫一妻制,人只不过是群居动物中的一员,永远遵守“丛林法则”,无法继续进化。详见:爱在西元后,三千年未有之巨变(爱情,真的开始了)
(4)从30多年前开始,我们的文盲率降到了30%以下。其实直到60多年前,我们的文盲率都是在80%-90%左右。所以顺便给大家提个醒:“文明古国,博大精深”,可能只是一个广告词而已。详见:爱在西元前,五千年太短 以及 一样的锁国,不一样的闭关

而这四点,尤其是第三点和第四点,是完全不同于2000多年来,我们一直越来越堕落的中土社会。这难道不是巨大的进步吗?

不过这四点,太平凡,还有些抽象。那好,我们来些具体的。但我们应该知道:真正的变革往往都是平凡如水,爱之无声的。就连“文艺复兴”也是一样平凡如水时代,在结束了几百年后,才由历史学家冠以“文艺复兴”这个轰轰烈烈的名词。

我所非常佩服的作家同时也是赛车手的韩寒在一篇文章《脱节的国度》中也探讨了“进步了还是退步了”这个话题,他有个好朋友正在国家机器中工作,两人分别对比了“现在和40年前”,以及“现在和90年前”的一些情况,来说明彼此的观点。我赞同他的这位朋友的意见:现在比四十年前,是进步多了。那么比起九十年前呢?

那个年代的风光,在《建党伟业》中有形象的描述。不过考虑到80%-90%的文盲率,考虑到妻妾成群为社会正义的常态,你说,那时的整个中土是否寂静和无知的可怕??那时的中土,是否脱节的更加厉害,如“鸡同鸭讲,对牛弹琴”?

而现在不同了,微博、博客、报纸,电视,80%-90%的国民都看得懂,中土在上面列出的四点实实在在的进步影响下,民智已开!!两者对比,难道不是进步了吗?

现在,在微博上流传的包括“贪污腐败,老错常犯”在内的各种黑暗面,它早已深深扎根于两千多年来,尤其是一千多年来的社会之中。自伏地魔在两千多年前,施展“附魂大法”在吃苦耐劳勤勤恳恳的“秦人”身上,将其变成“虎狼之师”吞噬中土之后,中土便在“黑暗魔法”的笼罩中,持续的堕落,越来越堕落,最终连生理和心理都变成了残疾。直到100多年,开始了上述四大进步,中土才出现了转机。

但以“附魂大法”为核心构成的“黑暗魔法”、所积累下来的黑,岂是短时间内可以克服的?不过已开的民智,如同普罗米修斯的火种,不分大江南北,不分所谓的体制内外,火种必将战胜伏地魔,扫去两千年的黑,现代文明最终照亮中土大地!

所以请乐观一些,虽然我们无法生活在“和恐龙同行”,“和巨兽同行”的神奇时代,但我们可以生活在“和黑暗同行,逐步变得光明”的时代!

君不见,100多年前,60多年前,30多年前,一直压在我们头上的“中国人不排队”的一个“黑暗魔法”已经被破了吗,至少在上海!详见:上海乘客素质最高的地方
岂止被破了,我们还学会了“左行右立”,这难道不该好好贺喜一下吗?详见:左行右立,蔚然成风

哦,对了,我们不太注意“批评”的艺术,我们更不擅长“表扬”他人,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厉害的“黑暗魔法”。但愿早日破之!


扩展和联想:

访客的留言(10)

  1. 大家希望 有人会做的更好

    • 愿望是很好,可是你我都中了2000多年来,伏地魔的黑暗魔法,自我的救赎都很少,怎么可能一步登天呢?

  2. 科技进步啦,人们的道理观念确退步了。

    • 很难说,人的道德观念退步了。否则你无法解释:现在为什么会出现“排队等公交,左行右立用电梯”的公德现象的出现。过去的“道德”几乎全部为“私德”,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“公德”。孔老夫子的理论,被伏地魔的魔法彻底附了魂了,披着“道德”外衣,行“罪恶”之事。否则你难以解释,为什么女人要裹小脚,为什么2000多年来盛产太监,一个让人变得生理残疾的理论也好文明也好,是“道德”的吗?所以,过去年代有好的道德,可能只是我们新的文明尚未形成之时,所幻想出来吧?
      谢谢你非常好的问题,近期,我将写一篇来说说“过去的道德”,以答谢你。

  3. 说得有道理。
    进步与退步主要还是要看普罗大众的情况……

    • 谢谢!10个绝顶智慧的人+90个文盲的社会的文明程度,肯定小于60个识字的正常人(其中当然有绝顶智慧的人)+40个文盲的社会。对应社会转型期,更是如此。

  4. 韩寒能写出那篇文章和越来越多的人能看到、看懂那篇文章,这是进步了。但两天后那篇文章被和谐了,这是退步了。谁能体会到在这一进一退中,公民社会期盼的心情?

    • 整个人类历史就是在“一进一退”中匍匐前进的。而中了“黑暗魔法”的中土,在2000多年前开始匍匐堕落,直到100多年前。进步还是堕落,关键看“普罗大众”的基本面是否进步了。目前,“普罗大众”的基本面,似乎也到了一个“民智初开”的阶段了。而韩寒的那篇精彩的《脱节的国度》和后来被和谐的“一进一退”,请给我些时间,下次和先生探讨。

  5. 是的,越来越多的人反思进步和退步这一问题,越来越多人提出自己的主张和要求,这本身就是进步。

小马过河 留言。 (这次先放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