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有一个难题,一直困扰着我。应该如何回答“谢谢”才好呢?

当宝宝充满稚气地对我说:“谢谢,爸爸。”,我竟然很难在瞬间找出适当的回答。

如果回答:“不客气”吧,实在有损于父亲和女儿之间自然的亲情。父亲和女儿之间,本来就不存在什么“客气”之说嘛。硬要说声“不客气”,太忸怩作态,过于虚伪了。

那么回答:“不用谢”,怎么样?也不准确。我分明是非常需要、非常希望宝宝说“谢谢,爸爸”的。犹如天籁、犹如甘泉、犹如蜂蜜,我听见这么一声“谢谢,爸爸”,再看见宝宝清澈明亮的眼睛,心花怒放,别提多开心了。此时此刻,我最想表达的是:谢谢宝宝对我说了一声‘谢谢,爸爸’。 我亲爱的宝宝,“You are welcome, It’s my plessure.”,这才能抓住我真实的心情。

可惜,也许是因为我们已经含蓄了一两千年,好像汉语中真没有“You are welcome”,”My pleasure”的对应用语唉,“这是我的荣幸”也太书面化了一些吧。

没有办法,每当我听见宝宝说“谢谢,爸爸”后,又特别想表达出”You are welcome, my pleasue”的时候,我脱口而出的回答是:“宝宝真好,谢谢,宝宝”。

噢,这不就是宝宝对”谢谢“的最初理解吗?

阅读全文

最近写Email的时候,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心理活动,并且觉得找到了比较满意的解释,来回答:“为什么在英语中,you即是单数又是复数?”
那一天,我在写一封表达感谢之情的Email,在键盘上敲下了像这个样子的开头的问候语:“你好,小王”,随后就准备要展开正文内容了。这个时候,突然想到也应该感谢一下另一位“小刘”,于是就立刻在问候语中添加了“小刘”,如此一来,问候语就变成了:“你好,小王,小刘:”。
从文法上看,好像需要修改成“你们好,小王,小刘:”可是突然间,我发现我是小王或者小刘的话,在打开这封Email的时候,如果首先看到的是“你好” ,就会更加注意这封Email的内容,从而更加了解我的感谢之情。如果是首先看到的是“你们好”,或许小王和小刘,会以为Email的正文并不是对着他说的内容,自己只是被泛泛地抄送和被泛泛地被通知了一下而已,就不会关心Email的内容了。
所以,略加思量后,决定这一封Email的开头问候语不修改了,就用:“你好,小王,小刘:”。
阅读全文

当发明汉字的远古先人,选择在龟甲上镌刻他们的得意作品的时候,是否在心中默默祈祷、或者老天在冥冥中暗示,汉字将成为一种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的文字。最近读到一则新闻,让我感到了汉字的老当益壮。

新闻的内容是:今年11月30号,日本对其【常用汉字表】进行了改订,增加了196个汉字,删减了5个汉字。此次改订,是自1981年日本的【常用汉字表】制定以来的首次改订。改订后,日本的常用汉字的总数增加到了2136个。

有意思的是,在这次增加的常用汉字当中,有些是笔画非常复杂的汉字,比如:「鬱」「彙」这样的,而对于这些难写的汉字,也不要求会写,只要认识就可以了。为什么可以这样呢?原来这次增加汉字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电脑普及了。

如果,稍微留心一下,就会发现:如今,无论汉字的笔画多么复杂或者多么简单,在电脑键盘面前,那是一视同仁。无论是采用读音选字,还是五笔字形,都是这样。

这个变化非同小可,一举解决了几千年来“汉字难写”的老大难问题。而这个问题一经解决,汉字就立刻“轻装上阵”了,充分展示了作为表意文字的特长:传情达意。

从“囧”字开始,“烎、槑” 等等原来几乎不用的汉字迅速跟进,出现在21世纪的互联网上。这让人觉得汉字“老树发新枝”气象一新了。

不光汉字老当益壮,好像,自从电脑和网络的普及开始,整个表意文字世界都是“老而弥新”。最年轻的表意文字,当属“颜文字”了,如今风头正劲。

阅读全文

微博的英文是:miniblog。这个词语在翻译成中文和日文时的种种有趣的不同和相同。
先说相同的地方,无论中文还是日文,都自然地形成了两种不同的翻译方法,即正式规范的,和轻松诙谐的。这大概是微博实在是便于人们使用,越用越亲切,以至于产生了“昵称”和“小名”吧。

好,我们就从正式规范的翻译说起。在中文中是“微博”,直接把miniblog的字面意思翻译成中文了,庄重准确。在日文的正式规范的翻译中,同样也是庄重和准确的,不过走的是音译路线,ミニブログ,这采用了日文的片假名。
随着日本年轻人多学过英语,在IT等等有很多专业词的领域中,采用片假名音译,是越来越通行的办法。而从明治维新开始,到几十年前,日本也和我们现在一样,采用意译的方式翻译西洋科技词汇,那个时代产生了大量的杰出译词,流传至今,比如现在我们使用的“法律”“物理”等等。

有意思的是,对于改革开放后产生的“可口可乐”这个译词,日本朋友也多是赞不绝口,我的一位朋友见到“可口可乐”译词后,用日文发音读了几遍,然后由衷地说“真是天才的翻译” :)
这让我觉得,汉字真是了不起的表意文字。这不,我看了很多日本的IT文章,多采用表音的片假名翻译英文新名词,但有时候作者也顺手用汉字组词,用意译来补充,这些意译在我中国人看来也是非常非常精准的。

再看轻松诙谐的翻译吧,不同之处,更有意思了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