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似大河流淌,无数资讯和启示是朵朵浪花,除了偶尔被冲上岸的几朵,其余的一去不回头,涌入无边的资讯深海,不知何时才又化成雨水,重返溪流,穿过大地。

有谁还记得,今年年初,王菲和方舟子在微博上,从“一尊木制佛像,在大火中安然无恙” 的现象开始,引发的那一场关于“科学和信仰”的论战?

在一个被普遍认为是没有“信仰”和没有“科学”的荒漠社会,居然可以出现了这么一场有关“科学”和“信仰”的“认真而且幽默”论战,所以,我认为这也许就是慈悲的上苍在默默预示着2011年的一个基调:希望!

贯穿这一年,上苍的启示仿佛持续发酵,很多勇士令人敬佩地通过网络,将这个社会中种种愚昧、落后、狭隘的不足展现出来;将未来公民社会中、可能拥有的诉求方式等种种先行尝试也展现了出来。

而韩寒的圣诞节礼物: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,正好和此年初的“希望”,年中的“展示” 前后呼应。最有趣的是连《环球时报》的胡总编也参与讨论了进来,由此构成一曲交响协奏曲,仿佛是上苍借节日的气氛,热情地预示着:一个“大启蒙时代”的呼之欲出!

阅读全文

进入今年,社会上对于“放开生二胎”的分析、调查、评论越来越多,政策也开始放松,比如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就可以生第二胎了。

有希望就有梦想。这不,乐观的朋友就会开始聊这个问题了:“一个家庭究竟生几个孩子最理想?”

为了解答这个问题,我们不妨来个视角变换:不从宏观的角度(比如:人口红利,社会可以支撑的合适人口,等等)出发,而是从一个家庭构成和孩子成长环境的微观角度出发,也许可以比较简便地得到,和我一样的答案:最理想的是生三个孩子!

有一个俗话:“老大呆,老二奸,家家有个坏老三”。对于这个俗话,我极其不以为然:因为此话绝对属于“恶意推定”,创造出此话的人不是阴谋论思考者,就是极品的玩世不恭!不过另一方面,这也算是“话糙理不糙”的一个例子,对孩子来说,老大,老二,老三的排行,对他(她)的性格塑造着很大的作用。而且只要留意一下,就会发现:好像在国外,很多家庭生到第三个孩子之后往往就不再生了;而在生活中老大、中间、老幺,确实说话和行为各具特色。

我顺便查了一些网页参考了一下:

老大踏实老二善于沟通 排行影响性格

家庭排行,隐藏怎样的个性密码?

通过这些网页,就会发现:包括弗洛伊德在内,很多心理学家都是注意到了“出生顺序”的影响力。而且有趣的是:这些分析,不约而同地把孩子分为:老大,中间,老么;并没用区分处于“中间”的有几个孩子。这是为什么呢?

阅读全文

此文有可能被估价为“五毛”!
不过,我还是要说:我真的认为,现在比过去是进步了!

我看重以下四点,所以坚信现在比过去是进步了:
(1)从100多年前开始,女子可以不再裹小脚了!这终于让我们可爱的女子不再后天都逼迫残疾,终于恢复正常人形了!这个进步多么大。
(2)从100多年前开始,男子也可以不再留猪尾巴辫子了!这根奇怪的辫子,让我们可爱的男子有了多少心理问题。剪断了辫子,恢复了正常心理。
(3)从60多年前开始,一夫一妻制度,终于得到了实现!我以为这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石中的基石。没有一夫一妻制,人只不过是群居动物中的一员,永远遵守“丛林法则”,无法继续进化。详见:爱在西元后,三千年未有之巨变(爱情,真的开始了)
(4)从30多年前开始,我们的文盲率降到了30%以下。其实直到60多年前,我们的文盲率都是在80%-90%左右。所以顺便给大家提个醒:“文明古国,博大精深”,可能只是一个广告词而已。详见:爱在西元前,五千年太短 以及 一样的锁国,不一样的闭关

而这四点,尤其是第三点和第四点,是完全不同于2000多年来,我们一直越来越堕落的中土社会。这难道不是巨大的进步吗?

不过这四点,太平凡,还有些抽象。那好,我们来些具体的。但我们应该知道:真正的变革往往都是平凡如水,爱之无声的。就连“文艺复兴”也是一样平凡如水时代,在结束了几百年后,才由历史学家冠以“文艺复兴”这个轰轰烈烈的名词。

我所非常佩服的作家同时也是赛车手的韩寒在一篇文章《脱节的国度》中也探讨了“进步了还是退步了”这个话题,他有个好朋友正在国家机器中工作,两人分别对比了“现在和40年前”,以及“现在和90年前”的一些情况,来说明彼此的观点。我赞同他的这位朋友的意见:现在比四十年前,是进步多了。那么比起九十年前呢?

阅读全文

读晚清历史,“三千年未有之巨变”,可谓当时最真切的描述。我总是怀疑,哪一天当外星人登陆地球的时候,我们惊讶的感受也不过如此,说不定拜如今很多科幻电影的福,我们对外星人的心理准备都胜于晚晴时期对洋人的心理准备。

可是,你知道吗,当人类在西元前3500年左右跨入了“文明”时代后,大约过了3500多年,同样有一场“三千年未有之巨变”在“中东和地中海”发生了,这场巨变是如此的“巨大和伟大”,以至于就像“太阳,空气和水”一样,博大胸怀,爱之无声。

在西元前后,就是中东和西方进入“文明时代”约3500多年之后,也就是中土也进入了“文明时代”1500多年之后,这一场巨变发生了。巨变的内容说起来,就像爱因斯坦的公式那样非常的简明:有一批人真正认真地开始过“一夫一妻制”的生活了!

在西元前,有一段时间,罗马人也有过尊崇“一夫一妻制”的时候,称之为“神圣婚姻”,但是没有像这一批人那么认真,而且深信不疑地推动。

这看似平凡的“一夫一妻制”为什么是人类文明历史上,最伟大的变革呢?因为这是人类真正脱离“动物丛林法则”的艰难开始。

自最后一次冰川期结束,人类凭着智力上的优势,终于成了万兽之王。但也仅仅如此,人类的精神和其他群居动物毫无区别,比起狼群、象群等一些群居动物,在群体精神上可能还不如。人类依然是遵循“丛林法则”,无法继续进化的一种动物而已。直到出现了“一夫一妻制”,上升到新台阶的转机才乍现。

阅读全文

“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不会过去”,是今年上海高考作文的题目,我觉得这真是一个好题目,尤其是对于我们中土的历史来说,绝对贴切。

时间静静地流淌,在我们这个文明古国,一个一个王朝兴起衰落却绝不决裂历史,一批一批征服者带来了新的血液然后融入到古老的传统中去。神秘的汉字,从甲骨上的刀痕,变成宣纸上的墨迹,宛如计时的沙漏变成了滴答滴答的钟表,却都述说着一个,仿佛是不老的传说:“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不会过去”。

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啊,忘了看过的哪一本历史书了,书中有这么一个观点,说,我们中土大地有一个“大约四百年轮回”的魔圈: “ 休养生息; XX之治; XX盛世; XX之乱; 灭亡,然后再一次修养生息”,像是一台巨大的钟表,我们在这个大循环的某个片段中,咀嚼着生活的甘苦。

曾有一段时间,觉得这个看法蛮有一些道理的,但是好像又不太对。原因是:难道不觉得这个理论剥夺了读者想象的空间了吗?那么好,让我们来寻找这个“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都不会过去”魔圈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,射出我们想象力的箭!

阅读全文

最近一则新闻在网上又引发了较大的争议:“不少央企高管和政府高官的名字,现身在工程院院士候选人的名单里。”能够发现这一现象,并且形成广泛的质疑,当真反映出了我们的社会正在慢慢地进步。那么,后续该怎么做呢?正像很多网评那样:应该是“严肃评选过程,重视舆论监督”。

那么除此之外呢?我们还有其他值得思考,或者“灵机一动”的必要吗?

当然有啦!而且思考带来快乐!只要留一下心,就可以发现一个非常令人可喜可贺的现象:这就是任何人,都怀有一颗上进的心!是的,任何人都有一颗向着太阳,追求上进的心。如果没有这一份追求光明,积极向上的心,就比较难以解释:为什么“已经身为高管,高官,还要追求院士这一个圣神的光环”的现象了。

所以,在质疑“高管,高官是否可以竞选院士”这一个事件的同时,我们还要为高官、高管的上进之心,寻找一个出路。只要疏通好了,那么不仅不会占了学者的道路,而且可以发挥出高管、高官自身的优异之处,更好地造福整个社会。

这个出路,看上去“远在天边”,其实“近在眼前”。就像如何让乘客不拥挤在车厢门口一样,只需要改动一下扶手的形状位置即可。

阅读全文

这几天,对镜子的兴趣倍增,想返回童年,重温那些有关魔镜的童话。而这兴趣的唤醒,多来自我家的小婴儿:安安宝宝。
那一天清晨起床,夫人抱着安安,来到洗漱台前,我也正好凑在一旁,洗漱台前面的大镜子,映出我们三人的样子:安安宝宝在妈妈怀里笑的很开心,妈妈自然高兴啦,我嘛也在傻笑。一瞬间,多想按下快门,记下这美好的一刻,感情一点儿也不浪费,而且自然一百分!

要是,镜子也有摄像头该多好!或许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创意哦:就叫镜子照相机吧。

据说臭美无敌的美眉和帅哥,都要对着镜子,拿着相机,才能玩好自拍呢。不过注意啦,对着镜子拍照,得到的可是反过来的影像哦。
所以呢,让镜子也有摄像头,酝酿出好的表情,搭配出好的服饰;两手自由,POSE任意,鲜度十足,拍摄尽情!

镜子是好神秘的东西啊,平常感觉不到,有了小宝宝,突然就有了这样的意识。
这不,好朋友推荐,读下来也感觉非常好的《郑玉巧 育儿经》中,也写到了4个月,5个月的小宝宝,面对镜子会开始注意到自己的影像,然后慢慢地,慢慢地大概在一岁左右就认出自己了。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过程啊。

原来如此,镜子是认识自我的途径,好像也是最方便,最有历史的一个途径哦。在照相机发明之前,可能还是唯一的一样人们用来自我认识的工具哦。
怪不得,唐太宗也说过:“以铜为镜可以整衣冠,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,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。”真是至理名言,但是,以铜为镜,看得多不清楚啊。
应该以玻璃,以水银为镜才好!

这玻璃镜是什么时候发明的呢?首先要有玻璃,可是我们中国好像瓷器有名,玻璃无名啊。难道是:这玻璃镜和文艺复兴有什么关系?

阅读全文

几天前,看了一期《新民晚报》,里面有两则新闻都是围绕微博的,一则是《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》,一则是王菲和方舟子的微博论战。对于微博,我一直用不惯的,觉得太随便,思维太碎片化。不过这两则新闻却唤起了我对微博的兴趣,昨天终于在新浪上面正式开始使用微博了。而且,不光如此,更重要的是:我听到“希望”的声音在那里高声呐喊。

《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》的相关报道,牵动各方,这几天各大报纸均有登载。我惊喜于通过微博的快速和辐射式的传播,埋藏在人们心中的良知,慢慢地彼此呼应起来,形成了一个由网上、网下、许多热心的人们参与的共同行动。多方的参与,各种思路也由此开始交流、探讨乃至交锋。

一直以来,“缺乏公德心”、“没有公民意识”,几乎就是我们社会的标签,而这次由微博引发的行动,可以算作为一次“社会公德心”,“公民意识”开始觉醒的比较明显的标志了吧?两年前,我惊讶于亲眼发现自发的排队,而且是排的老长老长的公交站点,请参见《上海乘客素质最高的地方》和这次相呼应。心中越来越确信,我们社会的公民意识已经“小荷已露尖尖角”了,可喜可贺

而王菲和方舟子由“一尊木制佛像,在大火中安然无恙”引发的论战,以及双方粉丝的积极参与和激辩,给我的感觉,这简直就是“神来之笔”,智慧的“无以伦比”!

多年来,“国人已经没有了信仰。”几乎成了我们认定的死理,“国人不习惯科学的思维。”简直就是我们对自己的“恨铁不成钢”。然而,在这个没有“信仰”和没有“科学”的荒漠社会,居然出现了一场有关“科学”和“信仰”的“认真而且幽默”论战。

特别欣赏里面的“不要科学地不讲理”,“不要信仰地不讲理”,以及“相对真理”“绝对真理”的只言片语。我想这反映了令人可喜的真实,这就是:或许、我们都有信仰,我们都爱科学;只是我们的眼前有一层迷雾。

有迷雾不可怕,因为能够出现“信仰”和“科学”的论战,说明了另一个可爱的真实:我们都在用心探索!

阅读全文

  1. 分页:
  2. 1
  3.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