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的年度汉字是:“”!这一年,一心扑在了创业上面,体会最深的就是:“勇气”。同时,补充一下,2014年的年度汉字是:“”!2014年,吹响了创业的号角,而且踏出了创业的第一步。

我们的创业,正巧也符合了时代的步伐。两千年来,我们的国家第一次如此支持和鼓励“创新”,而且是在尊重科学的基础上。愿我们的热血和汗水,谱写出时代美丽的篇章。

博客也有六岁了,有了如下的六个年度汉字,看看挺有感触:

阅读全文

关于许愿一事,我总是以为必须在心中默默地进行,是不可以出声的。比如在生日、除夕、新年等节日,进行许愿的时候,双手合十,或者鞠躬,在心中把美好的愿望默默地说一遍就可以了。

然而,大概是因为紧张和激动的缘故吧,也可能是因为我许愿的内容太长太多太繁杂,以至于我每次默默许愿完之后的几分钟内,就根本记不清楚到底许了什么愿。(其实,最关键的问题是:默默地,自己都听不清楚。而这个“默默”的原因,自己一直没有发觉,直到这次过生日,才眼前一亮,原来如此。)

阅读全文

宝宝再过两个月,就要两岁了。可今天晚上,好像才是第一次,我真正一个人能够比较自如地带着她度过一段开心而且舒服的时光。在此之前,基本上我都是作为“副手”帮助夫人、奶奶、婆婆,来完成“带孩子”的过程的,少有的几次我单独带宝宝,都是在忙乱和我有些忐忑不安、缺乏自信的状况下度过的。只有这次,我突然发现有那么一点儿“游刃有余”了。

夫人晚上加班,婆婆在宝宝吃好晚饭后外出有事。于是,宝宝就和我在家了。今天外面有些冷,就不带她外出了。和爷爷奶奶、阿婆姐姐通了几个电话后,往往就要陷入到一个为了打发无聊,而看看动画片,尤其是喜羊羊和灰太郎的老套路中。不过事情的转机突然来了:宝宝拿起了积木,主动和我玩游戏了起来!

阅读全文

今天晚上在看奥运会的女排1/4决赛,比分咬得很紧,场面很精彩。看着看着比赛,我却分心了,因为有一则滚动信息,循环在电视屏幕下方出现。

遣词造句非常有喜感。在紧张比赛之余,与您分享一下。

这是一则”上海市人民政府的台风预警信息”,首先滚入我眼球,引起我注意的是:

各类暑期班,培训班一律停课”–我心中暗想:“这条挺好的,很关心学生的安全啊。”可是随后滚动出来的词句,让我吃了一惊:

但相关教职员工继续上班”–“咦,这是为什么,教职员工也要注意安全才对啊,不要去上班了才好啊”,这时又滚动出来了一句:

并做好因不知情而到校的学生的学习、生活安排”–“哦,原来如此,考虑得真周到啊。”不由得长舒一口气:“真有喜感,像抖了一个相声的包袱啊。”

随后,就对这条大概每五分钟一次,播放两遍的滚动信息留意了。这一留意,不得了啊,发现该消息写的真好,遣词造句不仅有喜感,而且考虑周到,最佩服的是标点符号,都使用很准确。

阅读全文

微博似大河流淌,无数资讯和启示是朵朵浪花,除了偶尔被冲上岸的几朵,其余的一去不回头,涌入无边的资讯深海,不知何时才又化成雨水,重返溪流,穿过大地。

有谁还记得,今年年初,王菲和方舟子在微博上,从“一尊木制佛像,在大火中安然无恙” 的现象开始,引发的那一场关于“科学和信仰”的论战?

在一个被普遍认为是没有“信仰”和没有“科学”的荒漠社会,居然可以出现了这么一场有关“科学”和“信仰”的“认真而且幽默”论战,所以,我认为这也许就是慈悲的上苍在默默预示着2011年的一个基调:希望!

贯穿这一年,上苍的启示仿佛持续发酵,很多勇士令人敬佩地通过网络,将这个社会中种种愚昧、落后、狭隘的不足展现出来;将未来公民社会中、可能拥有的诉求方式等种种先行尝试也展现了出来。

而韩寒的圣诞节礼物: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,正好和此年初的“希望”,年中的“展示” 前后呼应。最有趣的是连《环球时报》的胡总编也参与讨论了进来,由此构成一曲交响协奏曲,仿佛是上苍借节日的气氛,热情地预示着:一个“大启蒙时代”的呼之欲出!

阅读全文

苹果总是给人以启迪。就这一点来说,其他的水果都只能望”苹果“的项背而自叹弗如。

先不提最著名的那一枚掉在牛顿头上,激发他思考万有引力,最终敲开现代科学世界大门的苹果了。就在今年秋天,伟大的苹果公司和其创始人乔布斯,也通过了IPhone, Ipad等颇有未来感和时尚感的产品、以及自传、箴言,给了我们这些普通的芸芸众生带来了不少启迪。
而对我来说,在今年秋天,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箱今年秋天成熟上市的苹果。我把它们砸向了地面,就在小区的大门口,人来人往。当然和网络名人罗永浩砸冰箱完全不同,我砸苹果和消费维权毫无关系,只是因为当时自己正在火头上,才让这箱非常好吃的苹果做了出气筒。

苹果散落一地,骨碌碌地滚着。还没有等它们一个一个都停下来,就有一个大约7,8岁的小男孩跑了过来。他二话没说,连看也不看我,就开始捡苹果了。真可气啊!如今当真是世风日下,刚落地的苹果,就有小孩子来抢了!不过,反正这箱苹果已经被我用来泄愤的,我冲着小孩,大声说:“捡吧,捡吧,多捡些,带回去!” 小孩子置若罔闻,头也不抬,快速地捡着。

很快,大概也就是几秒钟吧,小男孩把苹果都捡起来了,抱在怀中。他该跑了吧?我暗自想着。可谁知,他竟然向我走来,说:“叔叔,苹果都捡起来了,你放好。”

阅读全文

当我刚刚发现并确认自己的手机丢了,心中陷入非常难过的时候;猛地听见有人在办公室老远的地方大声喊我的名字。
我的一线希望从心底升起,果然有一位同事捡到了我的手机。并且在无法知晓我手机开机密码的时候,依靠SIM卡上面仅有的几个号码,确认手机的归属。
当我接过手机,心中特别高兴,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了。

这一天,我感觉特别美好,并且联想到就在上个周末,我们一家外出,在浦东新梅广场的味千拉面吃饭。夫人无意中把她心爱的那款不锈钢内胆,真皮外套的保温水杯,遗忘在餐桌上了 。回家后,夫人想起来了,就返回味千拉面寻找。我当时心中想,找回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那个保温杯早就被顺手牵羊了吧。

谁知,夫人回来的时候兴高采烈。原来,服务员把她的保温杯保管了起来,等她去找的时候,核对无误,就物归原主啦。

这两次丢失东西,全靠周围的好心人帮助我们失而复得,
在这里我要大声地说:谢谢你,好心人!

你不光让我们心爱的东西失而复得,而且让我心中的那一丝希望也变得硕壮起来。
在这里让我再次大声地说:谢谢你,好心人!

并借你这平凡中饱含美德的行动,也借一则我最近读到微博,继续呼唤我的内心:
我光明,便有小小一处亮光,大家一同光明,不信照不亮中国!

阅读全文

进入今年,社会上对于“放开生二胎”的分析、调查、评论越来越多,政策也开始放松,比如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就可以生第二胎了。

有希望就有梦想。这不,乐观的朋友就会开始聊这个问题了:“一个家庭究竟生几个孩子最理想?”

为了解答这个问题,我们不妨来个视角变换:不从宏观的角度(比如:人口红利,社会可以支撑的合适人口,等等)出发,而是从一个家庭构成和孩子成长环境的微观角度出发,也许可以比较简便地得到,和我一样的答案:最理想的是生三个孩子!

有一个俗话:“老大呆,老二奸,家家有个坏老三”。对于这个俗话,我极其不以为然:因为此话绝对属于“恶意推定”,创造出此话的人不是阴谋论思考者,就是极品的玩世不恭!不过另一方面,这也算是“话糙理不糙”的一个例子,对孩子来说,老大,老二,老三的排行,对他(她)的性格塑造着很大的作用。而且只要留意一下,就会发现:好像在国外,很多家庭生到第三个孩子之后往往就不再生了;而在生活中老大、中间、老幺,确实说话和行为各具特色。

我顺便查了一些网页参考了一下:

老大踏实老二善于沟通 排行影响性格

家庭排行,隐藏怎样的个性密码?

通过这些网页,就会发现:包括弗洛伊德在内,很多心理学家都是注意到了“出生顺序”的影响力。而且有趣的是:这些分析,不约而同地把孩子分为:老大,中间,老么;并没用区分处于“中间”的有几个孩子。这是为什么呢?

阅读全文

  1. 分页:
  2. 1
  3. 2
  4. 3
  5.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