乘坐出租车到达目的地,最让人烦躁的是付了钱后等取发票的时间:只见那个老旧的打印发票的小机器“吱吱,吱吱”极其缓慢地把一张发票吐出来。我在等着,司机也在等着,先下车的朋友就在外面也等着,真是好慢哪!这张发票总共也就10厘米左右长吧,可是要打印的时间好长啊。

忍不住了,我对出租车司机,开始发牢骚,想也不想地说:“这个发票打印得真慢,都要影响你的生意了吧?”。谁知,对方听了牢骚,对着我会心一笑。原来,果然如此啊!

这款老式的慢速的打印机该更新换代了!
如果速度提高,对乘客来说,免去无谓的等待时间。
对司机来说,减少等待时间,可以多拉乘客,增加每日的收入。
对于出租车公司来说,相应的利润也增加。

阅读全文

今年七月份,“乳液新国标”正式发布了。舆论一片骂声,因为新国标一举后退了25年,乳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2.95%,降到了2.8%;而允许的细菌含量超出国外原奶的数十倍……在这批评之声中,我却觉得这是一件应该表扬和鼓励的事情:因为真实战胜了谎言!

过去的国标制定的是不错,可是现实是很多国内乳液公司都无法达标,那么这样的国标有什么用呢?
这里我摘抄一段网络上比较全面评价新国标的文章,当然这篇文章的立意是批评新国标的:乳液标准倒退25年 卫生部称不影响健康
从1986年的旧生乳国标颁布至今,中国奶牛的养殖水平仍在低水平徘徊,生乳质量也没有顺时改善,反而频露混乱之相。“这就是必须正视的无情的现实。”王竹天说。
甚至有支持专家认为,三聚氰胺事件之所以爆发,正是因为过去的生乳标准强调蛋白含量的要求太高了,部分散户奶农达不到要求,才不惜铤而走险。
这就是农业部 门弃2.95%取2.8%的用心所在,作为强制性新国标,如果标准定高,要不增添散户奶农造假的几率,要不“万一出现企业拒收,奶农倒奶,则事关三农稳定 的大局了”。
是保护奶农利益,还是保护消费者利益,成了难以取舍的选择题。
三聚氰胺风波之后,基 于奶源环节暴露出的漏洞,奶牛养殖规范化和规模化的呼声日益高涨。同是上海奶协的副秘书长曹明是就曾高呼,中国乳业的根本出路在于终结落后的生产方式—— 散户养殖。现在,“尊重这样的现实,究竟在鼓励先进,还是保护落后?”

而我的反驳,也是从这里展开:“尊重这样的现实,究竟在鼓励先进,还是保护落后?” 在考虑鼓励先进还是保护落后之前,标准更应该做的事情是:反映现实的存在。从这一点来说,1986年的国标,或许‘鼓励了先进’,但很遗憾,这成了一个欺骗了我们20多年的谎言!同时这也不正好证明了:在现实的条件下,通过标准来‘鼓励先进’,是多么巨大的失败!

阅读全文

自从安安宝宝学会拍手鼓掌之后,她就挺喜欢这个新动作的。高兴的时候,就拍拍手,同时眉笑颜开。这样的神情,非常有“杀伤力”,几乎所有被她目光盯住的爷爷奶奶,叔叔阿姨,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同样欢愉的神情 :)
不仅如此,拍拍手的“学以致用”,还让安安宝宝在前天得到了一次小小的VIP待遇呢。
阅读全文

“我们应该实行素质教育”这样的呼声,大概从十年前开始,越来越响,但是,直到如今仿佛没有什么见效。其根本的原因就在于「学校学习和教育体系」是不可能办好“素质教育”的,两者性质无法融合。

「学校学习和教育体系」的性质是:具有门槛的,专业的,在规定的时期内培养出可以掌握“已知”世界种种必要的技术和知识。其目标其实非常明确和非常重要:将最基本的常识:比如阅读和四则计算,教会最大量的学生;然后逐级地将专业味道越来越浓的知识和技能,教给将来可能从事这些专业的学生。最终,源源不断地给各行各业提供专业人才。

在「学校学习和教育体系」过程中,不可避免地出现专业分化,每个时代都有这个时代最热门的专业,所以竞争、选拔、胜利、失败等等是伴随「学校学习和教育体系」整个过程中的。考试应运而生,而且比较公平。所以「学校学习和教育体系」可以说就是应试教育,纵然考试的形式进化为“平时表现”“多次选择”,它仍是应试教育。应试教育不是贬义。

这两年的高考,和我们当年的相比,合理多了。至少,考生在考分出现之后,才填志愿、而且志愿的选择也更加柔性。

那为什么,越来越合理的高考,却阻止不了像【南方周末】 穷孩子没有春天,小升初“变态娘”现象的出现呢?

阅读全文

新的婚姻法一出台,便成了热议的话题。听说了好几个故事,内容大都是:新婚姻法公布后,原来在家里顾全大局,被受欺负的老婆,已花容月貌不再,而老公或者离情别意,或者糊涂透顶,或者固执不化,等等等等,但因为有老婚姻法的保障,心中尚有依托。然,新婚姻法一出,这最后的依托立刻化为灰烬,不复存在。

最近,渐渐在微博上,也看到有不少本身比较坚强的微博主,有以下类似的观点:
(1) 新婚姻法挺好的,女人离婚得不到男人和男人家的房子;男人离婚不也得不到女人和女人家的房子吗?平等,清爽,有利于爱情。
(2) 本来婚姻内大部分收入都属于共同财产,不管男方或者女方没有收入,离婚后都要平分,所以并没有说没有照顾到居家的女性。有些女的,完全不考虑到男方对家庭的付出,觉得自己要生孩子要带孩子就全世界欠她了,甚至连生孩子也只是为了别人,这样的女人,当妻子当母亲都不称职。

这两者貌似对立的观点,是否真的是”一非一正“呢?

阅读全文

昨夜“梅花”和上海擦肩而过,带来了一场雨。这两年来,每逢下雨在家,我都容易想起,坐在书桌前,捧一本书在手,轻声阅读,句读之处,喝一口茶,一定惬意非常。翻翻书柜,想找这样一本贴切的书,发现还不容易找呢。看来,有些书是适合默读的,而有另外一些书,是需要发出声来读,才有味道的。

什么样的书,比较适合发声来读呢?最先让我想到的是儿童读物,故事精彩,寓教于乐。我小时候,最喜欢听爸爸讲“孙悟空大闹天宫”“哪吒闹海”这样的故事了。

如今,儿童读物所涉及的知识面越来越多,天文地理,动物植物,童话历史,古今内外,简直包罗万象。这些书,文字深入浅出;还有不少书的图片都是彩色的,很形象逼真。当家长捧这样的书,朗读给孩子听,估计可以更接近“绘声绘色”的境界了吧?

说起朗读的滋味,不得不提一位大师傅老师,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。

阅读全文

此文有可能被估价为“五毛”!
不过,我还是要说:我真的认为,现在比过去是进步了!

我看重以下四点,所以坚信现在比过去是进步了:
(1)从100多年前开始,女子可以不再裹小脚了!这终于让我们可爱的女子不再后天都逼迫残疾,终于恢复正常人形了!这个进步多么大。
(2)从100多年前开始,男子也可以不再留猪尾巴辫子了!这根奇怪的辫子,让我们可爱的男子有了多少心理问题。剪断了辫子,恢复了正常心理。
(3)从60多年前开始,一夫一妻制度,终于得到了实现!我以为这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石中的基石。没有一夫一妻制,人只不过是群居动物中的一员,永远遵守“丛林法则”,无法继续进化。详见:爱在西元后,三千年未有之巨变(爱情,真的开始了)
(4)从30多年前开始,我们的文盲率降到了30%以下。其实直到60多年前,我们的文盲率都是在80%-90%左右。所以顺便给大家提个醒:“文明古国,博大精深”,可能只是一个广告词而已。详见:爱在西元前,五千年太短 以及 一样的锁国,不一样的闭关

而这四点,尤其是第三点和第四点,是完全不同于2000多年来,我们一直越来越堕落的中土社会。这难道不是巨大的进步吗?

不过这四点,太平凡,还有些抽象。那好,我们来些具体的。但我们应该知道:真正的变革往往都是平凡如水,爱之无声的。就连“文艺复兴”也是一样平凡如水时代,在结束了几百年后,才由历史学家冠以“文艺复兴”这个轰轰烈烈的名词。

我所非常佩服的作家同时也是赛车手的韩寒在一篇文章《脱节的国度》中也探讨了“进步了还是退步了”这个话题,他有个好朋友正在国家机器中工作,两人分别对比了“现在和40年前”,以及“现在和90年前”的一些情况,来说明彼此的观点。我赞同他的这位朋友的意见:现在比四十年前,是进步多了。那么比起九十年前呢?

阅读全文

六月底的一个星期天,我临时受命,要带小学三年级的外甥去上一堂奥数课。而且还要我担当起家长的责任,认真地记随堂笔记。鉴于自己中学时代上奥数课时留下的又难又枯燥的印象,我当然也是反对小学生学习奥数的一员。而且现在不仅小孩子要去,连家长也要去,还要记笔记!我不禁心中叹气:这奥数可真是与日俱进啊!

不过受人之托当忠人之事,我调整心情,高高兴兴地带着小外甥出门去了。小外甥倒是没有抵触感,可能是他比较喜欢数学吧。他路上悄悄地对我说:‘我们的老师上课可疯可HIGH啦,每一分钟都会说一个笑话。’(孩童原话更加有趣,我因为反感奥数,当时就未留意,记不太清,请原谅。

一路顺利,来到了奥数教室,很久很久没有到小学生聚集的教室了。好吵闹啊,特别是男孩子,调皮、喧哗个不停。再看家长,大多数孩子的家长都来了,很遵守规矩,老老实实地坐在教室最后的加座和最后一排上。我也一样,摊开笔记本,准备记录枯燥的算式。哦,奥数课,枯燥的奥数课,我又要重温了。

门一开,一位20多岁的年轻女老师,来到了讲台,她还佩戴一个麦克风,就是像主持人那样的。哇,这硬件是上去了!20多岁,才几年教龄啊?能教奥数吗?我望着这位充满青春气息,略显风风火火的老师,不觉心头疑问。明显是一位80后的中坚分子,用语非常新潮,她的开场白就是用这新潮的语言,或者幽默或者俏皮地解释了她为什么今天会迟到几分钟。我是70后,在我夫人眼里我算得上顽固保守传统派的70后。新潮语言是比较难以打动我的。不过,这解释倒也算得上坦诚。

然后,老师开始逐一发放上次课程时候的卷子,同时逐一评论。听下来,我知道了这是本学期最后一堂奥数课,所以此次评论兼顾这个学期的总结。老师把评语都写在了和卷子一起给学生的大本子里,她又用开玩笑的方式把如何看评论,说了出来,“有些是每个人都一样的,可以少花些时间看”,“关键是最后这一段,是真正的反映”,“分数打的时候,我是这么考虑的,关键看的你的思路,最后答案倒是其次”,“某某某,你这里不错”,“某某某,你这里错了,是不是xxx还需要再看看哪”……我渐渐地被她看似轻松开玩笑,其实很实在的语言所吸引(很遗憾,我无法原汁原味地记住80后的丰富的新潮表现语言),这不是一味捣糨糊的老师,反倒是像她的名字“阳”,是个挺阳光的老师。

而更吸引我的是,在老师发卷子,以及随后分析,讲解思路的同时,这个课堂从来也没有安静过,岂止是没有安静过,而是一直喧闹到下课

阅读全文

  1. 分页:
  2. 1
  3. 2
  4. 3
  5. 4
  6. 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