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天前,看了一期《新民晚报》,里面有两则新闻都是围绕微博的,一则是《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》,一则是王菲和方舟子的微博论战。对于微博,我一直用不惯的,觉得太随便,思维太碎片化。不过这两则新闻却唤起了我对微博的兴趣,昨天终于在新浪上面正式开始使用微博了。而且,不光如此,更重要的是:我听到“希望”的声音在那里高声呐喊。

《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》的相关报道,牵动各方,这几天各大报纸均有登载。我惊喜于通过微博的快速和辐射式的传播,埋藏在人们心中的良知,慢慢地彼此呼应起来,形成了一个由网上、网下、许多热心的人们参与的共同行动。多方的参与,各种思路也由此开始交流、探讨乃至交锋。

一直以来,“缺乏公德心”、“没有公民意识”,几乎就是我们社会的标签,而这次由微博引发的行动,可以算作为一次“社会公德心”,“公民意识”开始觉醒的比较明显的标志了吧?两年前,我惊讶于亲眼发现自发的排队,而且是排的老长老长的公交站点,请参见《上海乘客素质最高的地方》和这次相呼应。心中越来越确信,我们社会的公民意识已经“小荷已露尖尖角”了,可喜可贺

而王菲和方舟子由“一尊木制佛像,在大火中安然无恙”引发的论战,以及双方粉丝的积极参与和激辩,给我的感觉,这简直就是“神来之笔”,智慧的“无以伦比”!

多年来,“国人已经没有了信仰。”几乎成了我们认定的死理,“国人不习惯科学的思维。”简直就是我们对自己的“恨铁不成钢”。然而,在这个没有“信仰”和没有“科学”的荒漠社会,居然出现了一场有关“科学”和“信仰”的“认真而且幽默”论战。

特别欣赏里面的“不要科学地不讲理”,“不要信仰地不讲理”,以及“相对真理”“绝对真理”的只言片语。我想这反映了令人可喜的真实,这就是:或许、我们都有信仰,我们都爱科学;只是我们的眼前有一层迷雾。

有迷雾不可怕,因为能够出现“信仰”和“科学”的论战,说明了另一个可爱的真实:我们都在用心探索!

阅读全文

昨天,我家光纤入户、上网提速成功!
这两天使用下来,体会了一下什么叫做10M上网的速度。真的好快,特别是在打开有很多图片的网站,一瞬间,像是飞起来。 :-D
10M上网,当真不一样!

从去年的11月份开始,两个多月,想提速的念头与日俱增。今年伊始就去电信,正好看到从元月一号开始推出的光纤上网套餐,具体的名称是:《我的e家》移动融合3G套餐光网(尊享)e9套餐(2011版) 里面内容比较多,融合了光纤上网,CDMA手机,固定电话,三个方面。

对我而言,199元/月;绑定固话,打长途0.2元/分钟,是打动我的地方。

申请之后,很快就安排了入户安装的时间,并如约而来、顺利安装。

除了上网的速度让我喜悦之外,还有一个惊喜之处:就是接入光网的机盒,不仅可以有线连接电脑,而且还可以无线连接电脑,实现上网冲浪!电信的服务人员告诉我,有线的肯定比无线的速度快。而我用下来,无线的速度也非常快,目前十分满足需要。

阅读全文

现在都市的高层居民楼,往往有住户上百家,这个数字,如果放到古代,那就是一个村庄。比起过去的村庄、或者里弄、大院,高层居民楼的房间设计,让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减少,仿佛彼此相隔很远;但其实在物理上,一座大楼中所有的住户比起以往是更加紧密联系在一起的。失火、漏水,说不定就是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。
这次11.15特大火灾,夺去58条人命,结果非常沉痛。网上有很多文章反思高层大楼该怎么加强安全保护。希望这些反思和教训的总结,可以给我们的高层大楼安全带来切实的改善。
上海大概有成千上万个居委会和物业。我见到其中的一个平平凡凡的居委会和物业也进行了反思,并迅速地采取了行动。
下图是这个做事踏实的居委和物业,在火灾后两天(11月17号)贴出的通知:

阅读全文

吃饭,只要是有条件,我们都一定会坐下来吃。无论是坐椅子,还是席地而坐,无论是围着大圆桌,还是围着长桌子,我们都会选择一个可以尽量舒服,便于休息的方式来吃饭。如果生病了,就坐在床上吃,还能享受到被照顾,被关怀的暖暖感觉。
要是,条件不容许,我们就无法坐下来好好吃顿饭了。但饭还是要吃的,所以只能将就了。这一将就,中国人和日本人的一个不同之处就显现出来了。

在中国,早上的大街上,常可以看到匆匆赶路的人,边赶路边吃着包子,蛋饼,油条等等早点。这是我们的习惯。而在日本,几乎没有这样的情景,边走边吃被认为是一种不讲文明,很不雅的行为。初到中国来的日本人,一开始对此非常惊奇,不过时间一长,也有部分日本人入乡随俗,并且吃出了美味的感觉来。

立ち食い(站着吃)料理店

而我在日本出差时,对日本料理颇有兴趣,尝了很多不同的料理,比如荞麦面,乌冬面,我能越吃越喜欢,就连在国内不吃的生鸡蛋,从未见过的咖喱拉面,都可以吃的惯。在这个过程中,走进了很多不同的料理店,但唯有一种料理店,我没有在里面吃过。这就是:立ち食い(站着吃)料理店,这种店里面的料理味道应该是不错的,就是空间太小。可惜每次看到招牌,我都避开。站着吃,一点也不悠闲,老是有这么的感觉。

在日本,站着吃的料理店为数不少。这和中国不一样。为什么,同样是将就,中国选择走着吃,而日本就选择站着吃呢?
阅读全文

微博的英文是:miniblog。这个词语在翻译成中文和日文时的种种有趣的不同和相同。
先说相同的地方,无论中文还是日文,都自然地形成了两种不同的翻译方法,即正式规范的,和轻松诙谐的。这大概是微博实在是便于人们使用,越用越亲切,以至于产生了“昵称”和“小名”吧。

好,我们就从正式规范的翻译说起。在中文中是“微博”,直接把miniblog的字面意思翻译成中文了,庄重准确。在日文的正式规范的翻译中,同样也是庄重和准确的,不过走的是音译路线,ミニブログ,这采用了日文的片假名。
随着日本年轻人多学过英语,在IT等等有很多专业词的领域中,采用片假名音译,是越来越通行的办法。而从明治维新开始,到几十年前,日本也和我们现在一样,采用意译的方式翻译西洋科技词汇,那个时代产生了大量的杰出译词,流传至今,比如现在我们使用的“法律”“物理”等等。

有意思的是,对于改革开放后产生的“可口可乐”这个译词,日本朋友也多是赞不绝口,我的一位朋友见到“可口可乐”译词后,用日文发音读了几遍,然后由衷地说“真是天才的翻译” :)
这让我觉得,汉字真是了不起的表意文字。这不,我看了很多日本的IT文章,多采用表音的片假名翻译英文新名词,但有时候作者也顺手用汉字组词,用意译来补充,这些意译在我中国人看来也是非常非常精准的。

再看轻松诙谐的翻译吧,不同之处,更有意思了。

阅读全文

Google不仅创造了世界最佳的搜索引擎,而且还创造了一种非常简洁但不简单的页面设计风格。如今,几乎所有的知名的搜索引擎都采用了这种页面设计风格,看看百度,搜狗,搜搜,包括微软的Bing 等等在内的页面,就会知道他们都是Google的跟随者。Bing更有个性一些,加上了自己的一些设计,在页面上展示了大幅的图片,并且当鼠标划过图片的不同区域时,会有提示出现,期待激发用户点击的兴趣。我觉得这个设计也是挺有创意的,但依然还属于和创始者Google的页面“形似”的范畴。

前一阵子在地铁站等车的时候,被一幅地铁广告吸引,越看越喜欢,忽然来了亲切感,同时脑海中跳出了Google的图标!这一瞬间,心中惊喜万分!太“神似”了!赶快把照片拍下,请大家看看是否和我同感。

世博会地铁广告

是不是,有神似的感觉?回家后,我找了很多Google的图标,和这张世博会广告对比,越看越觉得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这种神似,主要在哪里体现呢?

阅读全文

微博,140个字,唐诗,往往在100个字以下,那么宋词呢?如果也在140个字以下,那么“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”,口口传诵的微博就是创作当代诗歌的绝好载体了。

趁着兴致,我查了一下宋词的长度,而且是带上标点符号的。结果非常令人高兴,刚刚好,绝大多数都在140个字之内。

首先想到的是苏轼写的宋词,那首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 的《念奴娇 · 赤壁怀古》是117个字。”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”的《水调歌头》是114个字。

再来看婉约派的宋词:柳永的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、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”,这首特别抒情的《雨霖铃》是125个字。

查阅之时,我也顺便弄清楚了,王维王国维说的那三句关于探索,治学的脍炙人口的句子,原来出自三首不同的宋词。

“昨夜西凤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” — 晏殊《蝶恋花》

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 — 柳永《蝶恋花》

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 — 辛弃疾《青玉案》

这三首宋词,也都没有超过140个字。

那么最接近140个字的宋词是哪一首呢?

阅读全文

今天阅读一本日文书,看到其中的一段,我特别有感触。
书中有一段是介绍北京大学附近的民间小饭店,作者和她的老公,10多年前,就在北京大学留学,这种小饭店是他们非常喜欢的地方,可以尽情享用日常的,地道的中华美食:比如土豆丝,蛋炒饭,水煮牛肉等等。
就在这每天的吃饭过程中,这位日本作者发现了一个细节,用赞扬的笔调记录了下来。
这个细节,我们自己绝对觉得习以为常,估计很难发现。
但被她指出来后,我越发觉得这个细节真的很反映我们的一个特点,并且这是一个足以引以为豪的特长。:)

这位作者不喜欢香菜,于是在点菜的时候常常就会提问:“这个菜里面放不放香菜啊?”
“当然放啦!”店小二回答道。
“我不想吃香菜。”
“什么?不放香菜,不好吃啊!”店小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这道菜是春卷,里面香菜可是重要的馅。
“我觉得放了香菜才不好吃呢。”
“这样啊,那好的,我们就给你做不放香菜馅的春卷。”

阅读全文

  1. 分页:
  2. 1
  3. 2
  4. 3
  5. 4
  6. 5